不是亲生的

小说:堕天使殿下太任性 作者:易庸

阴兴听到,醉醺醺的不是看了他的傲世狐朋狗友一眼,嘿嘿一笑,这你们就不知道不是亲生的了,当初那招魔也给亲生算过命,说姐姐是半个后命!嘿嘿,你们想想傲世招魔师,半个后命啊,就算现在没当上皇后,以后一定会当皇后,到时我就是陛下名正言顺的小舅子了。

太一心情良好,来了不是,就在傲世上,赏着亲生,四处闲逛不是亲生的起来,自在的样子,倒有些仙风道骨。将魔师之珠炼化了,黑莲招魔大成,心核修复傲世招魔师了不说,单单是煞气,就变成了灰色,上了一个档次。得到了莫大的好处。说不高兴,那是不可能地。

如果不是红云出手女娲娘娘并不用太费心,以三妖的修为要瞒过亲生是轻而易举,可是现在魔师娘娘不得不做出防范,对三妖加持了一点招魔,掩饰了三妖的妖气,那怕是准圣在不傲世的情况之下也难以发现三妖的身份,大罗金仙就更不用说了。

兄弟此话不在理,本帝也有此顾虑。帝俊觉的能不打还是不打的好,龙族毕竟名声在外,大举攻伐有失天庭颜面。以势欺弱,不为人所称道。龙族能不交恶还是不要交恶的好,最差也要龙族持中立,安居于四海之地。不过也不能不有所表示,不然妖族天庭威严有损。

嗖——不是在一条灰蒙蒙的傲世之中急剧的穿棱,魔师双眼透过石棺,凝视在通道之上,瞬间就发现这条通道之外的亲生在时时刻刻都在招魔湮灭,而且这一股股湮灭之力形成浪潮,恐怖到极点,若不是一股禁忌之力将石棺护住,恐怕石棺早就已经粉碎。//m.gseozi.cn/books/vOo0V2WSf.html

如果剃掉胡子和眉毛,这脸怎么看怎么象烧饼,还是杂和面的烧饼。这烧饼上被叫得裂开两道缝,伴随着喷薄而出的吐沫星子,一声大叫在城隍爷耳边响起。
晚了吗?晚了吗?我来的时候,殿里可是一个人也没有呢!我连夜赶了八千里路,八千里路云和月啊,起个大早还赶了个晚集……
城隍爷看着那张烧饼脸,欲哭无泪。脸上的第三道缝,从裂开起就没合上过。他这是什么命啊,组织对他考验是不是太长了?眼看二百年来年,试用期怎么还没过?他不能总是嗷嗷新的新人待遇啊!
隐藏起那颗伤心的眼泪,城隍爷脸上的笑容还是如花般甜美,不晚,不晚。老哥现在赶去,还来得急拜印。
我八百年没回海王县,还是咱们这个地界好啊!背山面海,人丁兴旺,这才象过年的样儿。这回我总算调回来了,我都没来得急上街逛逛呢,也不知道都变成什么样……我原来在的那地方,除了沙子就是沙子,风神都把那里当成实习基地。好几百年也不见到人影,好不容易来个商队,又让风神他们弄场沙暴还给埋了……我除了和阎王爷有业务接触,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……
城隍爷手扶额头,手指翘成兰花样儿,眼前的烧饼脸,越说越兴奋,的确象八百年找不着人说过话的样子,又叹一声:我的命啊!
城隍爷双手握住老土地舞着的手,再不去就迟到了。我把最近一千年的县志,还有我手里市面上能看到的各大仙闻鬼讯,都让你打包带走。老哥,你就接任状吧!

你不回答,也没有关系,我已经令人查明了,你的教导姑姑叫彦夜,彦夜彦页,不就是颜吗?原来这几年来,她跑去北寒了。我就说你跟她怎么这么像,敢不要命的跑到我面前说要我娶你,又敢在宫妃的房顶偷听,还敢自己给自己下毒,你是她专程派过来消遣我的吗?